首页 > 历史人物  >  出生于武将世家明朝的西域第一名将宋晟有多猛?

出生于武将世家明朝的西域第一名将宋晟有多猛?

2020-05-03 10:57:55 南京 西北 我要评论
出生于武将世家明朝的西域第一名将宋晟有多猛?

大明洪武至永乐年代,是明朝“战神”最扎堆的时代。又出了个喜欢亲自带头砍人的皇帝朱棣,五次领兵征漠北,把鞑靼人都吓得快躲进西伯利亚去。如此横扫天下的战神,真个是光彩照人。

战无不胜的朱战神,不管打仗还是管人,都是标准的硬汉作风。但唯独对一位西北边将,朱战神却常常表现出难得的温柔:有御史告他独断专行,反而被朱棣一顿骂,说这人有资格独断专行,甚至他本人主动请求汇报工作,朱战神反而体贴回复说:打仗的事你看着办就行,不用请示。

因为这个人,以他辉煌的战功与卓越的军事才能,绝对受得起朱战神的温柔:宋晟。

宋晟的家族,堪称明初生猛的武将世家,父亲是朱元璋的爱将,哥哥阵亡在朱元璋定鼎江山的关键战役:南京战役。为了大明王朝的一统天下,老少爷们子弟兵齐上阵。

这其中的宋晟,更是极具个性,早期跟随的领导,又是大明朝出名的智将邓愈,长期边打边学,等着大明朝建国后,已出落得一身好本事。明朝开国后,又袭了父职,仕途十分得意。

但年轻人太过得意,就容易载跟斗。洪武十二年,宋晟摊上个大事,给贬到凉州卫当指挥使。摊的什么事,《明史》上没细说,明人笔记野史里的说法雷人:他回南京探亲,一高兴就和一群勋贵子弟炫富,在秦淮河上租了个装饰华丽的大船,一路招摇显摆,却偏被明太祖朱元璋知道,然后一顿严惩。虽说传言当不得真,但从后来的事实看,这严惩却显然是好事:砸掉了一个年轻人身上最后的骄娇之气,换来一位沉稳老练的战将。

就任凉州的宋晟,起初有多苦逼?作为大明的西北要塞,凉州从元末起,就被战乱虐了千百遍。宋晟到来前的九个前任,阵亡了四个,撤职查办了三个,还有两个死于士兵哗变。贬到这里,不是受虐,就是找死。

但宋晟却既没被虐,也没送死,所有的苦逼,都被他出手就轻松搞定:凉州又穷又苦,种啥庄稼死啥,那就兴修水利,开渠灌溉。军队纪律更严抓,严惩欺压百姓的兵痞,于是战斗力直线上升,等到宋晟到任的第三年,明朝监察御史蒋星巡视到此,便惊讶的看到了凉州纵横的良田,潺潺流淌的水渠,郁郁葱葱的林木,士气高涨的士兵,安居乐业的百姓。消息传回南京,朝堂之上也小小惊喜了一下。

谁知第二年,宋晟又干脆送给明王朝一个超大礼包:亦集乃路大捷。

亦集乃路,是自从元顺帝跑路后,明太祖朱元璋便寝食不安的一个大患。此地位于凉州北面,驻守此地的,更是彼时北元名将“吴国公”把都刺赤,此人作战生猛且狡诈,多次击败明军,人送绰号黑将军。更为严重的是,这时北元反攻中原的贼心还没死,亦集乃路就成了桥头堡,好比一只强壮的右胳膊,年年都要锤明朝几下子。

听说凉州脱贫致富后,把都刺赤就动了心,带着大部队慕名而来,打算狠发一笔横财。明军慌忙迎战,此君还是一如既往狡诈,发挥骑兵优势打机动战,几个来回就让明军吃了大亏。正打得高兴间,忽然噩耗传来:别打了,宋晟带兵攻克亦集乃路,抄了你家老窝了。

宋晟实在不按套路出牌,你侵扰凭什么我一定要迎战?干脆带兵直扑亦集乃路。等着把都刺赤慌慌张张带兵回援,又正撞进明军口袋里,被结结实实一顿修理,连他本人在内,一万八千多蒙古军被活捉。大名鼎鼎的“黑将军”,就这样被宋晟揍的生活不能自理,北元王朝的右胳膊,更叫宋晟一口气砸的粉碎。

捷报传来,宋晟一下扬名立万,官位也连年刷刷看涨,一口气成了“右军都督”,而不骄不躁的宋晟,则继续回馈好礼:除了曾跟随蓝玉西征罕东,帮助周兴扫平开平卫,以及南征西南蛮族外,他最为闪耀的一战,便是奇袭哈梅里。

哈梅里,便是今日新疆哈密,历朝历代,都是丝绸之路的咽喉之地。明初的时候,这里是元朝藩王兀纳失里的地盘,这位王爷起初还算老实,曾主动上表沉浮,可等着明朝开通了西域,丝绸之路恢复了商贸,他就变得不老实,不但经常打劫商队,甚至还扣押西方国家使臣,终于把明太祖惹怒了:宋晟,揍他!

宋晟的大军出发了,传说要挨揍的兀纳失里,却十分淡定:哈梅里地势险要,有茫茫沙漠做天险,明军就算能爬过来,也得累到瘫。到时候以逸待劳,谁揍谁还不一定。就在兀纳失里满心淡定,吃喝玩乐的时候,突然隆隆的战鼓声汹涌而来。跑上城头一瞧,惊见宋晟大军战旗飘扬,士气高涨,红了眼睛的大明战士们嗷嗷呐喊,恨不得当场卷袖子上阵,胖揍兀纳失里。他们是飞过来的?

原来,在接到任务之后,宋晟便仔细筹谋,选择了一条隐秘的突击小路,然后精选了一支勇士组成突击队,每日携带两日干粮,昼夜不停急行军,快速穿越沙漠,直抵哈梅里城下。兀纳失里当场就瘫了,神兵天降啊,投降吧!就这样零伤亡奇迹,西域重镇哈梅里,彻底成了大明囊中之物。

自从洪武十二年就职凉州后,战无不胜的宋晟,便成了大明西北边陲最可靠的屏障。西边凡是跟大明朝叫板的,明军能打得着的,基本全被他修理个遍,从洪武年间到永乐年间,所谓“四镇凉州,前后二十年,威信著绝域”,正是宋晟打出的光辉战果。

期间也有个小插曲,永乐初年,一个遥远的敌人也忍不住来叫板:西方人很尊重的帖木儿大帝,永乐皇帝刚上台,此君就纠集了二十万人,大摇大摆从中亚杀来,嚷嚷要反明复元,挑战的第一个目标,正是镇守凉州的宋晟。这事的性质,好比今天一支中超赢腻了的豪门,大马金刀要去挑战欧冠,只要人家认真对待,后果可想而知。

对这件事,宋晟准备的很认真,凉州先后集结了十多万兵力,更有坚固防御阵线,厉兵秣马热情高涨,热情了没多久,扫兴的消息传来:帖木儿病逝于路上。大明西北战无不胜的猛将宋晟,与中亚战无不胜的帖木儿,就这样错过了对决的机会。

错过对决的宋晟,也于永乐五年病故。而他生前打造出的强大西北骑兵“甘凉精骑”,在整个十五世纪里,都是明军极度倚重的军事力量。不但修理过鞑靼瓦剌,还曾深入中缅边境,痛打麓川叛军。

而对于永乐大帝威服四夷的大业来说,郑和下西洋,是海船开的路,而陈诚五通西域,却是宋晟的辉煌战功打的底。

这样一位名将,最近两年也曾小小跳入过公众视线,让后人小小心塞一把。南京《江南时报》曾撰文介绍他的坟墓,但摆乌龙说他是“明朝书法家”,最近又传来消息,说他南京的坟墓,因为年久失修,目前濒临坍塌。我们就算记不住英雄的身份,至少,也该留好英雄的坟。我们同样不愿意看到,我们现在的英雄们,在几百年后野草荒芜。

    分享:

    微信

    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