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世界历史  >  中兴名臣彭玉麟的痛苦是什么?“青天”之名不符其实!

中兴名臣彭玉麟的痛苦是什么?“青天”之名不符其实!

2020-06-26 06:59:00 长江 合肥 我要评论
中兴名臣彭玉麟的痛苦是什么?“青天”之名不符其实!

  很多人都不了解彭玉麟,接下来跟着小编一起欣赏。

  野史传闻,同治皇帝死于不名誉的暗疾。然而,有关同治,历史却赋予了他一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名词,那就是“同治中兴”。同治中兴,不但是二百多岁大清帝国的回光返照,也是两千多年封建王朝的回光返照。

  有同治中兴,自然就有中兴四大名臣。中兴四大名臣,存在着两种排列组合方式,共六人入选。为何是四大名臣而不是六大名臣,大约是中国人对“四”这个数字情有独钟吧?

  这六人是:曾国藩、左宗棠、胡林翼、李鸿章、彭玉麟、张之洞。

  其中,曾国藩与胡林翼代表着创业,李鸿章和张之洞代表着建设,左宗棠代表着面对外国势力时的守护,而彭玉麟代表着操守和对内的监察。

image.png

  小编今天这篇文章的主角,就是彭玉麟。

  同治三年,湘军攻克南京,彭玉麟写下诗句:“书生喜了出山愿,敢乞残骸归种田”。他本拟归隐,怎奈放不下湘军水师。因而,彭玉麟与曾国藩一起,共同制订《长江水师章程》,把湘军水师改造成为长江水师。

  到了同治七年,《章程》经过曾国藩与彭玉麟的几次修订,呈报给朝廷。彭玉麟完成任务,终于得以挂冠而去。

  八年春,他回到老家衡阳,于城东河岸边造草楼三重自居,把老婆置于别院不去相见。王闿运评价他的隐居生活:“客或过其扁舟,窥其虚塌,萧寥独旦,终身羁旅而已。不知者羡其厚福,其知者伤其薄命。”①

  谁知,三年过去,一个噩耗传到平静的衡阳乡下,逼的彭玉麟必须出山。

image.png

  曾国藩死了。

  清静无为的彭玉麟不得不思考一个问题:曾国藩驾鹤西去,长江水师怎么办?

  事实上,即使在曾国藩生前,长江水师也已经逐渐腐化。彭玉麟不忍自己与曾国藩多年的心血付之流水,因而朝廷一道督促他出山的圣旨下达,彭玉麟便离开家乡,开始了整顿长江水师的旅程。

  此时,长江水师提督是黄翼升,他虽然出身湘军,却有着极深的淮军背景。②

  彭玉麟巡阅长江水师不久,便上奏朝廷,黄翼升有病,不能继续担任长江水师提督之职。这么一来,他既保全了黄翼升的体面,又挪走了政敌。紧接着,彭玉麟扶持出身湘军外江水师的李成谋上台。就这样,归来的彭玉麟在长江水师中迅速确立了至高无上的权威,再无人敢缨其锋锐。

  直到光绪十四年,即彭玉麟亡故的前两年,彭玉麟几乎每年巡阅一次长江。彭玉麟巡江,不仅仅是对长江水师的检阅,其对长江周边的官吏们也起到了极大的震慑作用。百姓称他为“彭青天”,翘首盼望彭玉麟每年的巡游。有了冤情,更是想方设法找彭大人做主。

  直至今天,很多彭青天微服私访、为民申冤的故事依旧流传在长江两岸。其中,小编以为“谭祖纶夺张清胜妻案”可以说是最狗血、最有代表性,也最富有戏剧性的一个故事。

image.png

  谭祖纶与张清胜都是湖南人,又都是太平天国之战中的小兵,属于一起同过乡、一起扛过枪、也将要一起嫖过娼的好朋友。战后,曾国藩开启大规模裁军模式,谭祖纶留下,张清胜复员回家。至此,两个朋友的人生路是一个往高处走,一个向低处流。

  到了同治末年,谭祖纶在军队中步步高升,已经官至副将,领军黄州。张清胜却越混越差,到了连老婆都养不起的地步。穷途末路之下,张清胜突然想起自己还有个生死之交的老战友,便带了家小前来投奔。

  一见面,谭祖纶急忙给张清胜一个大大的熊抱,然后,他惊艳的目光落在朋友身后一个荆钗布裙的女子脸上。她,就是张清胜的老婆。

  此时,官运亨通的谭祖纶早已娶了一大票老婆,只要回到家,妻妾们就像母鸡簇拥公鸡一样,围着他团团转。不过,妻不如妾,妾不如偷,谭祖纶还是被张清胜老婆清水出芙蓉般的美貌迷住了。

  按说“朋友妻,不可欺!”何况,谭祖纶和张清胜不是一般的朋友,他们是共过生死的。但在谭祖纶的辞典里,那是“朋友妻,不欺白不欺”。

  于是,谭祖纶利用手中权力,诱奸了朋友的老婆。此外,他还伪造借条,诬陷朋友借了他的钱,以达到长期占有的目的。同时失去朋友和老婆,还欠了一屁股债,张清胜怎肯罢休,他也是刀光剑影中过来的,便一张状纸把谭祖纶告了。然而,谭祖纶是个实权副将,湖北官场谁也不敢接张清胜的案子。

  就在张清胜即将顶着呼伦贝尔大草原过完余生之际,有人告诉他,彭青天每年例行巡江正在进行时中,而彭本人就在湖北。

  惊喜交加的张清胜立刻找到了彭玉麟。

  那么,彭玉麟会不会接受张清胜的状纸,为他做主呢?

image.png

  小编推测,恐怕不会。因为小编还推测,张清胜与谭祖纶,以前曾经是太平天国英王陈玉成麾下的圣兵,他们是在安庆保卫战之后投降清朝的。小编是不是瞎猜?后文自有解释。所以,彭玉麟犯不着趟这趟浑水,管这个闲事。

  谁知,就在此案可能不了了之之际,谭祖纶一个狗急跳墙的动作,把自己和张清胜的性命都断送了。谭祖纶唯恐彭玉麟出手主持公道,索性来了个杀人灭口,把曾经的朋友推到长江淹死了事。

  在湘军诸多名将中,彭玉麟是唯一一个有爱情故事流传下来的。然而,由于时代的原因,他没有看过湖南籍女作家琼瑶的小说,所以也就不理解“张清胜不过丢了条小命,谭祖纶却是为了爱情”这种逻辑。他决定为死者申冤。

  按说,这么个因风月之事引发的小小谋杀案,彭玉麟出手,好比机械降神。中兴四大名臣pk副将,是不是有种杀鸡用牛刀的即视感呢?然而,彭玉麟这尊神与谭祖纶第一个过招,还真奈何不了他。

  因为,谭祖纶是有后台的人。

  谭祖纶的后台是谁呢?

  刘维桢!

  同治三年六月一日,曾国藩在给曾国荃的信中称呼手下一位名叫刘维桢的将领为“狗部大酋”,他还告诉弟弟,刘维桢已经出发,前去招降陈玉成的旧部陈得才与马融和。看到这里,相信熟悉太平天国史的朋友应该已经猜出,刘维桢曾经是英王陈玉成的部下。③

  早在咸丰十一年,刘维桢以蕲州、黄州为进身之阶,投降了清军。之后,他配合湘军将领刘岳昭拿下了随州,不久又参加了平捻之战。到了光绪元年,刘维桢官至楚军忠义营记名提督,跺一跺脚,湖北都会颤三颤。不过,由于他军纪不严,手下不时有淫掠之事,湖北人都称呼他为“刘长毛”。谭祖纶是刘维桢手下的营官,也是他的亲信。推理一下,谭祖纶是刘维桢在太平天国时的旧部,这种可能性极大。而张清胜能和谭祖纶成为好友,应该也是一并投诚过来的。

  有刘长毛护短,彭玉麟走正常司法程序,立马碰了一鼻子灰。

image.png

  当时,湖广总督是翁同爵。刘维桢是他既不敢得罪,又一心笼络的悍将。当彭玉麟找上门来,翁同爵立即打起了官腔:哦,哦,谭祖纶睡朋友的老婆,那是诱奸啊!怎么能处死呢?而且,你说他谋杀了张清胜……(翁同爵板脸)证据呢?

  彭玉麟不得不走另外一套程序了。

  一日,湖北乡试,湖广总督翁同爵亲临考场监督。彭玉麟趁他不在家,突然杀到武昌,传令有司把谭祖纶提到他的军营。

  谭祖纶欣然前往,一点也不害怕。当然,谭祖纶的镇定不是学习老领导英王陈玉成就义时大义凛然,而是他临行前,让全体忠义营将士都跟着他过去。有军队保护,彭玉麟即便是条龙,谭祖纶随时也能振臂一呼,把胆敢发落他的彭玉麟撕成鳞片。

  听说彭玉麟要当众审问谭祖纶,整个武昌都震动了。这个案子,有艳情、有凶杀,还有老百姓最喜欢的清官元素。早已口口相传成为当时的热搜和头条。

  中国人是最喜欢看热闹的,假如我们打开晚清时留存的老照片,大约能够想象出大部分群众围观时那一张张麻木的脸,即使笑,那笑容也是木讷的。为何他们会在热闹面前流露出这样的表情,那是因为太多的热闹是谭祖纶这种人创造的。他们随意欺负如张清胜一样的草民,而不用付出任何代价。围观者感同身受,却毫无办法。于是,他们启动了自我保护机制,把麻木当面具戴在脸上。对抗不了弓虽女干,便唯有默默承受。

  然而,彭玉麟带给他们的热闹与众不同,破天荒的,不再是强者的欺压,而是有人为张清胜这样的弱者讨公道了。围观群众不再麻木,他们的表情分明在说,我们力挺彭大人。据说,当时武昌围观审讯的百姓有好几万人。

  被无数双谴责的眼睛注视,谭祖纶突然害怕了。

  彭玉麟开始当众宣布谭祖纶的罪状。谭祖纶越来越紧张,唯有结结巴巴的狡辩。最后,在彭玉麟的严词质问下,他身不由己的跪倒、又身不由己的认罪、求饶。彭玉麟传令,处死谭祖纶,以正国法。

  数万围观的老百姓立即拍手称快,“彭青天”的声浪,响遏行云。忠义营将士向来鱼肉百姓,但听命也被彭玉麟的声威慑住,竟无人敢稍有妄动。至此,彭玉麟之名,在大江南北更是家喻户晓。每年彭玉麟巡江之讯传出,长江两岸的骄兵悍将,贪官污吏,无不战战兢兢,感觉有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头顶。彭玉麟的朋友刘坤一评价他:“猛虎在深山,百兽震恐”。

image.png

  彭玉麟的确是猛虎,但是,他能震慑的只是狐狸,真正的豺狼,他毫无办法。

  下面,小编讲一讲另外一桩彭玉麟巡江期间发生的案子。

  时光匆匆,转眼到了光绪十四年,彭玉麟已是72岁的老人,他百病缠身,但为了帝国长江万里水波澄清,为了不让每年翘首等待青天的百姓失望,他还是从老家衡阳动身,踏上巡阅长江的旅程。

  彭玉麟舟行到安徽,合肥城中正发生着一件大新闻,巧的是,大新闻里也有一个青天。

  话说,说到合肥,大家会想到谁?

  不要跟我说李鸿章,是宋朝的包拯。

  然而,彭玉麟到达安徽前后,合肥人口口相传着这样一个民谣:“包公虽清,还不如老孙。”

  老孙是谁呢?

  不要跟我说孙悟空,是孙葆田。

  孙葆田是山东人,1840年出生,同治十三年的进士。光绪十二~十四年,他担任合肥知县之职。

  为何合肥人如此推崇孙葆田,甚至认为他胜过了本地人包拯呢?

  光绪十二年,孙葆田来到合肥,担任知县之职。话说,知县到任,向来要先传唤各处保正。谁知,全合肥的保正都忙不迭跑来拜见新上任的县令,只有一位保正连影子都不见。

  孙葆田询问手下此人为何不来?

  手下笑答:“这个保正是李家的保正,以前的县官点卯,他从来不到的!”

  原来,太平天国之战后,李鸿章权倾朝野,所以在他的家乡合肥,李鸿章家族横行乡里,作威作福。李家的保正把李鸿章的腿毛当大树,自以为靠上去好乘凉,从来不把小小的七品县令当一回事。

  孙葆田怒道:“岂有此理!”他令衙役把此保正锁来问话。

  新县令居然敢锁李家保正,立刻轰动了合肥全城。在孙葆田之前,地方官无不拼命巴结李家,表现的不像朝廷命官,而像李鸿章家的奴才。从此,百姓都知道,合肥来了位不畏权贵的清官。。

  到了光绪十四年,孙葆田与李鸿章家,又发生了一场火星撞地球般的激烈冲突。

image.png

  李鸿章有个弟弟叫做李鹤章,李鹤章有个儿子叫做李经楞。有人欠了李家的田租,李经楞竟然带人把此人活活打死。按说,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。但讨债可以,你不能闹出人命啊!

  孙葆田传令,抓李经楞归案。

  当彭玉麟到达安徽,这桩案子不但把合肥城搅了个地动天翻,连远在北京的李鸿章也被惊动了。

  熟悉李鸿章的朋友都知道,他的特性之一就是日常性护短。李经楞闯了祸,李鸿章也许比谁都恨铁不成钢,但如果有外人敢动他的侄子,他可是不答应的。

  孙叔谦是孙葆田的弟弟,也是李鸿章的幕僚。于是,李鸿章让他去一趟合肥,劝说冥顽不灵的孙葆田不要和李家作对。

  孙叔谦到了合肥,立马前去找哥哥孙葆田。结果,孙葆田大开中门,官服鸣炮表示欢迎。这么一闹腾,合肥老百姓把哥俩围了个圈观看。

  孙叔谦尴尬到麻爪,小声嘀咕:“自家兄弟,哥哥你这是干嘛呢?”

  孙葆田说高声回答:“你是为了哥哥来合肥?还是为中堂(李鸿章)来合肥?你虽然是我弟弟,但如今是中堂的专使,知县接待中堂的专使,怎敢不以礼相待?”言罢,他把弟弟安排在行馆。孙叔谦在合肥呆了好几天,竟然没有机会找哥哥密谈,只得怏怏离去。

  不久,第二个说情之人来了。

image.png

  李翰章是李鸿章的哥哥。光绪八年三月,李翰章母死丁忧。直到李经楞案发,他一直赋闲在家。为了侄子,李翰章只得舍弃老脸,找孙葆田讨人情。谁知,孙葆田干脆以“有案,请避嫌”为由,不和他见面。气的李翰章直接变成祥林嫂,逢人便哭诉:“卸任总督敌不得在任知县。”④

  不过,尽管孙葆田顶住了压力,抛却了人情,却根本无法捉拿李经楞归案。你想,李鸿章是淮军老大,他的家族更是早就在合肥武装到了牙齿,就凭孙葆田身边那几个小衙役,如果李家执意不交出李经楞,孙葆田没有任何办法。

  倔强的孙葆田打算和李家硬杠到底,他开始寻求上司的帮助。

  当时的安徽巡抚是陈彝,他支持孙葆田,但面对李经楞背后的滔天势力,他有种深深的无力感。恰在这时,彭玉麟巡江,业已到达安徽的消息传来,陈彝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,急忙飞奔着前去拜见。

  结果,陈彝一见彭玉麟,失望到差点坐在地上。

  想当年,彭玉麟以烘炉大斧,大破太平天国燕王秦日纲在长江中布下的铁索横江大战,何等威风八面?后来,他巡视长江,更是如猛虎出山,震慑得群小诚惶诚恐。自古美人如名将,人间不许见白头。如今,白头的名将被四个人小心翼翼的搀扶着出现在陈彝的视野,好像一件珍贵的瓷器被搬运进来。陈彝上前招呼,发现彭玉麟连话都说不清了。

  陈彝无奈,只得安排彭玉麟住下,再找了一票名医,给他会诊。一个月的时光匆匆而逝,五十多剂草药灌下去,怎奈彭玉麟手足浮肿,服药哽咽,没有什么效果。

  期间,陈彝趁机把李经楞一案向彭玉麟禀明,他希望彭玉麟帮助他,向朝廷上奏。听罢,彭玉麟长叹一声:“不在其位,不谋其政。巡抚地方官,何不奏闻?”

  不久,彭玉麟挣扎着从病榻上爬起来,被人搀扶着继续他的巡江之旅。

image.png

  彭玉麟走后,李鸿章继续为侄子一案运作。如果说,之前的运作是“先礼”,现在的运作则是“后兵”。很快,支持孙葆田的安徽巡抚陈彝被调走。而御史则参了孙葆田一本,说他“误入人死罪”。李家人甚至扬言:“知县再来,结果知县!”

  万般无奈之下,孙葆田写下“斯是陋室,臣本布衣”一联,挂冠而去。从此,李经楞之案也就不了了之了。

  不过,祸兮福所倚,福兮祸所伏。辞官后,孙葆田主持山东济南尚志书院、河南开封大梁书院,他教育子弟,著书立说,成为晚清著名的大学者,大教育家。假如孙葆田继续呆在官场,以他的个性,也许早已性命不保。

  其实,李经楞一案中,除了被打死的苦主,很多人结局都不坏。

  拿上文那个被孙葆田气成祥林嫂的李翰章举例:吃了闭门羹后,李翰章化气愤为动力,开始为自己跑官。普通人跑官,也许连个小保正都跑不到。可李翰章是谁?李鸿章的哥哥啊!他很快便跑了个漕运总督。孙葆田黯然离开合肥之前,他已经欢欢喜喜上任去了。

  就在李翰章、李经楞叔侄明火执仗表达着快乐的时候,彭玉麟却在痛苦着,这痛苦是如此深邃,几乎焚尽他奄奄一息的灵魂。

image.png

  关于彭玉麟,有个颇为著名的传说,那就是湘军攻克天京后,他以“东南半壁无主,老师岂有意乎?”为由,劝曾国藩造反。

  然而,纵观彭玉麟的巡江史,小编感觉此传说实不可信。因为从同治十一年开始,彭玉麟几乎是一步一吐血的巡阅长江,为大清帝国苦苦卖命。

  彭玉麟如此奔波,的确惩治了一大批贪官,也为自己树立了青天的美名。然而,横尸于他青天铡刀之下的,不过是小鱼小虾而已。即使杀一个罪大恶极的副将谭祖纶,也要面对重重阻力。碰到真正有后台的李经楞,他更是毫无办法。

  很多文章称李鸿章为大清帝国的“裱糊匠”,然而,帝国何以变得千疮百孔,还不是不计其数的李鸿章家族或明或暗的拆台吗?

  大清帝国的半壁江山,是彭玉麟与他的战友从太平天国手中夺来的。如今,彭玉麟已经垂垂老矣,帝国的未来,他将要移交给下一代。然而,他们的下一代,则是李经楞们。

  是光绪十四年了,同治中兴的太阳,早已下山很久了。

image.png

  人与人的悲欢并不相通,彭玉麟的痛苦,老百姓是不知道的。不过,比起彭玉麟的痛苦,他们更加不愿相信,彭青天居然不能处置李鸿章的侄子。不知何时开始,彭玉麟怒斩李鸿章之侄的故事,开始在大将两岸传播。于是,在民间故事的平行世界里,彭玉麟也得到了青天的圆满。

  那么,现实中的彭玉麟又当如何呢?

  光绪十五年冬,彭玉麟终于结束了最后一次巡江。他回到家乡故居,从此,再也没有下过楼。

  光绪十六年三月甲子,中兴名臣彭玉麟梅花冰冷的香气中长逝。

  ①彭玉麟是个很不幸的人。他少年丧父,孤儿寡母备受同姓族人欺凌。好容易年近三十结了婚,妻子又与母亲不和。在婆媳大战的硝烟面前,彭玉麟旗帜鲜明的站在老妈的一边,母子联手镇压了老婆。妻子生子后,彭玉麟便再不再与之同房。这么一来,他等于是中年丧妻。彭玉麟唯有一子彭永钊,性格懦弱,又在彭玉麟62岁之时亡故。对于彭玉麟来说,是为老年丧子。所以,人生的三大悲剧,彭玉麟都占全了。

  ②黄翼升出身于湘军水师。同治元年,李鸿章来到上海对付太平军,黄翼升也被借调了过去。直到平捻之战,二人一直亲密合作。湘军攻打天京期间,曾国藩几次打算把黄翼升调回。黄翼升选择了李鸿章,没有听命。

  ③陈玉成外号四眼狗,清朝官员有时简称他为狗。

  ④李翰章母死丁忧前,曾经担任过湖广总督和四川总督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    分享:

    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