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中国历史  >  中国史上第一牛的商人,做买卖赚到了一个国家

中国史上第一牛的商人,做买卖赚到了一个国家

2020-05-09 09:19:03 夫人 国君 公子 一个 我要评论
中国史上第一牛的商人,做买卖赚到了一个国家

  她结识的这个男人就是吕不韦。

  公元前265年,大商人吕不韦贩货来到赵国都城邯郸。

  一天,他正在集市上指挥下人卖货,忽见一辆牛车从街心驶过。牛老车旧,可那车厢上却插着一面杏黄旗,旗上大书一个篆体的“秦”字。车盖下端坐着一位年轻人,衣冠无华,面容消瘦,目光含忧,随从寥寥无几。他知道,这个青年名叫异人,是秦国送到赵国的“质子”。

  战国时期,列国之间有一个外交惯例,两国相交或相攻时,为了取得信任或相互牵制,国君们常将自己的王子王孙派往对方首都作为抵押,其实就是人质,当时称为“质子”。这个异人是秦昭襄王之孙、秦太子安国君的庶子。

1_副本.jpg

网络配图

  安国君有子二十余人,异人的生母夏姬失宠,所以异人在秦宫中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王孙。于是,他作为人质被送到了赵国。

  当时,秦国经常侵伐赵国,所以赵国对秦国送来的质子异人很不礼貌,对其生活当然也不会关照。身处异国他乡的异人,生活得很不如意。看他那神态服饰,全无一点公子王孙的气派,倒像一个游说不成、穷困潦倒的读书人。

  望着那渐渐远去的牛车,一个念头像电光石火般地窜入吕不韦的脑海:“此人奇货可居!”

  他也顾不上卖货了,急忙赶回家中,向他父亲询问道:“父亲大人,农夫一年到头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辛苦一年,到底能获利多少?”

  父亲听儿子突然提出这个问题,觉得有些奇怪,但也并未多想,回答道:“如果遇上丰收年月,可以获利十倍。”

  吕不韦又问:“贩珠卖玉呢?”

  父亲答道:“如果经营得当,可以获利百倍。”

  吕不韦紧接着又问:“若是能拥立一国之君,能获利多少呢?”

  父亲奇怪地看着儿子,想了想道:“此事难以预料,若拥立能成,可获无数之利;若拥立不成,连身家性命都要赔了进去。我儿为何有此奇怪念头?”

  于是,吕不韦便将秦昭襄王之孙异人在赵国作质子,且境遇不佳的情况告诉了父亲,并讲出了准备拥立异人作秦国国君,进而从他身上获取极大好处的种种打算和步步安排。

2_副本.jpg

网络配图

  父亲听了吕不韦的谋划,盘算良久,点头道:“嗯,其利无数!”

  这一天,郁郁寡欢的异人正在房中暗自吞泪,忽然听外面有人叫:“公子,有客人求见。”异人赶忙拭泪出迎。

  吕不韦自报姓名与异人寒暄后,直率地问道:“公子贵为王孙,何至困顿如此?”

  异人羞得满脸通红,没有回话。

  吕不韦说:“我有办法能光大您的门庭,改善您的处境。”

  战国时商人在社会上最没有地位,尽管腰缠万贯,但在王族朝臣眼里,依然是贱民。异人虽然不得志,可地位明摆着,看着这位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商人竟口出大言,不禁笑道:“你还是先光大你自己的门庭吧,然后再来光大我的门庭!”

  吕不韦道:“只有公子显要于前,不韦才能继之于后。“

  异人十分聪明,他听出这个商人话中有话,急忙给他让座:“愿闻其详!”

  吕不韦道:“安国君继承王位已成定局,如今公子的众位兄弟都在为他日能当上太子而争夺不休,公子难道无动于衷吗?”

  异人道:“我既非嫡子,排行又居后,安敢有非分之想?”

  吕不韦道:“事在人为!公子二十余位兄弟,全是庶出,公子若能争得嫡子之位,岂不先声夺人吗?”

  异人道:“我母早已不被父亲宠爱,父亲怎能立我为嫡子!”

  吕不韦道“安国君最为宠爱华阳夫人,他日承袭王位,必定立她为王后。然而华阳夫人尚无子嗣,公子若能奉她为母,则可由庶变嫡,这太子之位也就非您莫属了。”

  异人摇头道:“我离国已久,与华阳夫人素无往来,她怎肯收我为子?”

  吕不韦道:“不韦愿毁家破产,携千金西游秦国,为公子周旋。”

  异人正处在穷途末路,一听此言,不由喜出望外,连忙顿首发誓:“先生此计若得成功,异人当与先生共同享有秦国!”

  吕不韦得了“奇货”,付出了第一笔货款:五百金给异人,让他招贤纳士,广交宾客,收买人心,扩大实力;五百金买了些奇珍异宝,吕不韦带着去了秦国,替异人游说。

  到了秦都咸阳,吕不韦先去求见华阳夫人的姐姐,用重金买通了她,请她把珍宝送到华阳夫人手中,并说是异人孝敬华阳夫人的。吕不韦还摇动三寸如簧之舌,极力称赞异人贤明聪颖,结交的能人智士遍及天下,各国诸侯都知道他的智慧和才能。还说异人把华阳夫人当作自己的亲生母亲,日夜思念安国君和华阳夫人。

3_副本.jpg

网络配图

  华阳夫人是个贪恋财物、喜欢奉承的女人,收到这么贵重的礼品,又听说异人把自己当作亲生母亲,更是满心欢喜。

  姐姐见华阳夫人如此高兴,便乘机进言道:“我听说以色事人者,色衰则爱弛。现在你甚得安国君的宠爱,可曾想到将来老了怎么办?你既然不能生儿育女,就应该趁早在诸子中选择一个孝顺贤德的认作儿子,立为嫡子。夫人立下的儿子以后继承了王位,夫人才不会失势。眼下异人这样贤明,对你又十分孝顺。他知道自己的排行在兄弟间居中,没有资格继承王位。夫人若能把此子收为养子,将来得立为太子,则异人无国而有国,夫人无子而有子,一旦为王,夫人将终身得宠于秦国。现在你在安国君面前说一句话,可以得到万世之利。如果等到色衰爱弛之后,你即使想进一言,还会有人听吗?”

  华阳夫人虽然因色得宠,但多年未得一子,时常为此愁闷不已,听了这番话语,顿觉柳暗花明。是夜侍寝之时,趁安国君高兴,便说:“妾有幸侍奉殿下,怎奈福薄,至今未有子嗣。妾听说异人出质赵国,贤名闻于邯郸,妾愿收他为子,日后也好有个依靠。”

  此刻枕席之言,安国君怎能不从?华阳夫人又撒娇装嗔,一定要安国君立个凭据,安国君也一一应允。是夜,华阳夫人又大展风情,把个安国君侍弄得酣畅无比。第二天一早,安国君便命人在一块白玉板上刻了“立异人为嫡子”几个字,然后将板一剖两半,与华阳夫人各执一半。

  异人一下子名列众兄弟之首,那未来的太子之位,自然非他莫属了。安国君和华阳夫人又将黄金五百镒、衣物数十箱交付吕不韦,托他转给异人,并指定他为异人的师傅。

  吕不韦回到邯郸后,日夜盘算:如果异人返秦立为太子,自己可以被封为万户侯;将来异人若继承王位,自己也许能成为丞相。不过,这都终究是为他人做嫁衣裳。如若能叫自己的亲骨肉成为国君,那才是千秋百代的富贵。想到这里,一个大胆而又超出常人预料的方案在他心中成熟了。

  此后多日,吕不韦不断出入于邯郸的歌台舞榭、秦楼楚馆,终于觅得一位绝世美女。此女乃赵国人氏,史书上称她为赵姬。她不但长得楚楚动人、倾国倾城,而且能歌善舞。

  吕不韦用重金购得赵姬后,便金屋藏娇,交欢数次后,在那女子腹中留下了一粒血种。吕不韦心想,生男可为王,生女亦可为公主,这个买卖有赚无赔。

4_副本.jpg

网络配图

  这一天,正是元宵佳节,吕不韦设宴款待异人。酒酣耳热之际,吕不韦命赵姬出场,从旁劝酒,以助酒兴。

  才艺双全、貌美如仙的赵姬一出场,异人便盯住不放,如醉如痴。他只顾望着她那秀色可餐的面容,连赵姬端起酒杯劝酒都忘了去接。吕不韦见到了火候,便说:“公子不宜再饮,就请在舍下休息吧!”

  异人突然离席,直奔吕不韦,抓住他的袖子道:“此姬色艺俱佳,请求先生割爱相赠!”

  吕不韦佯怒道:“不韦因与公子有莫逆之交,才不避嫌疑,令小妾劝酒,公子岂可做非分之想,夺人之所爱!”

  异人苦苦哀求道:“先生既有大德于前,何不再成全于后?异人今生今世,永不忘先生之恩!”

  吕不韦故意拖延好久,才叹口气道:“不韦既已为公子破财毁家,也就不必再吝惜一妾了。只是此女品貌非凡,还请公子不要亏待了她!”

  异人满口答应,连连称谢,当晚将赵姬带回驿馆,自有一番恩爱。

  此时的赵姬种下吕不韦的根苗已有两月。转眼之间又过了一个多月,赵姬身形已显,不能再瞒下去,便对异人说自己已有了身孕。异人岂知其中奥秘,还以为是自己播下的龙钟呢。赵姬唯恐十月分娩时被人识破,终日揣揣不安。说来也怪,这腹中之子似有灵性,唯恐母亲出丑,竟迟迟不肯落世,足月之后,又拖了一个多月,男婴才呱呱落地。异人兴高采烈。吕不韦更是心中窃喜:异人为王之日,自然不会亏待吕某;异人死后,其子继位,秦国国君便是我吕家后代!

    分享:

    微信